返回

有爱山海亦可平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0章 他以为她会一直在(第1/2页)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
    m.hbtajn.com

“姐——”看到她一闪而逝的裙裾,穆以琛崩溃的喊。

钟意真的跳下去了!

没有演戏!

更不是为了绑住他!

所以,苏远说的绝症、遗嘱,也都是真的?

“以琛,我从来不后悔爱上你。”

照她的性格,这句话还真是遗言!

她还是恨他不够爱,恨他爱了别人,恨他害死了他们的孩子,所以要说这句话,让他后半生都难受!

在她跳下去的前一秒,他还想着怎么彻底摆脱钟意这个麻烦。

这回他真的解脱了,他却没有勇气面对了。

——

钟意十八岁那年,正闹独立。她一个人在海城读大学,为了方便打零工,不得不租学校附近最便宜的一居室。破旧的巷子里,连扇像样的门都没有。但要她去和别人合租,她又缺乏安全感。

深秋的夜空气开始泛冷,钟意下了超市的晚班,走在路上直哆嗦。她咬牙忍着,加快速度回家。

“咚!”

巨响过后,一团黑影滚到她跟前,沉沉压到她脚面上。

她吓得不轻,扶住身旁的灯柱,“你……”

“滚!臭小子给老子滚!老子花钱玩,你|他|妈捣什么乱?”粗重的谩骂声打断了她。紧随着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关门声,巷子深处的动静彻底消失。

良久,钟意才缓过来:呵在腿边的热气,是属于活人的。

她弯腰,就着昏暗的光线,搀住这孩子的胳膊,用力扶起,“你没事吧?”

待暖黄的光线倾洒在穆以琛脸上,她才看清一张男孩子的脸庞。

年轻的、稚嫩的,并且满是戾气的。

心里不是滋味,她轻轻抚过他额角的淤肿,“疼吗?”

穆以琛的母亲蒋以娴,十八岁被拐,一直做见不得人的生意。甚至,她都不知道穆以琛的父亲是谁。要说有了穆以琛有什么变化,就是蒋以娴从人人争抢的头牌变成了街边拉客的廉价劳动力。

为了养活穆以琛,蒋以娴熬下来了。她在一个地方待太久,要找她麻烦的原配就太多,因此,她几乎隔个一两年就会搬家。

这一晚,不是穆以琛第一次跟蒋以娴的客人闹,却是第一次在被赶出家门时遇上了钟意。

头回被温柔以待,穆以琛瑟缩了下,躲开钟意的抚摸,“不疼。”

“啊——”

蒋以娴似凄厉似愉悦的喊声,让钟意面露羞赧。她虽然没有谈恋爱,但是她对这些事也是清楚的。

瞧了眼紧抿嘴唇的穆以琛,她试探性开口,“要不,你跟我回家?”

“你家在哪?”穆以琛警惕的打量钟意。

钟意指了指巷子里,轻声,“在你家隔壁的隔壁。”

听不到折腾,也不会离家太远。

穆以琛点头,“可以。”

眼睁睁看着母亲为钱取|悦别的男人,任谁都不会好受吧?

因此,钟意并不介意穆以琛几乎无礼的态度,轻轻拦住他瘦弱的肩膀,安抚道:“我家小是小了点,但是挺暖的……”

看小说就来寒趣阁网 https://m.hbtajn.com
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