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农园医锦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一章 悄然的守护(第1/2页)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
    m.hbtajn.com

“啊——”刘氏早上起来,发觉嘴巴疼痛难忍,脸上也好像有刺痛传来。拿起木箱子中珍藏的铜镜,一看之下顿时大惊失色,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。

然而,本该震天动地的惊叫,却成了无声的。刘氏惊慌不已地摸着自己的喉头,用力地往外嘶喊,依然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未能发出。

这么回事?她不过睡了一觉,醒来后脸变成猪头不说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刘氏用力地推醒身旁睡得跟死猪似的男人,手指着自己张大的嘴巴,小眼睛中装满了焦急和恐惧。

昨日上山累了一天的顾乔,被摇醒后,往窗外看了一眼。见外面天才刚蒙蒙亮,不耐烦地翻了个身,背对刘氏重新闭上了眼睛。

可是,在刘氏不屈不挠地摇晃中,他哪里还能睡得着。顾乔一骨碌爬起来,不高兴地吼道:“你这婆娘,这么早叫醒我干啥?上山也不必起这么早,就不能让我睡个安稳觉?”

惺忪的目光,对上刘氏青紫肿胀如猪头的脸,他“嗷”地叫了一声,一脚把对方踢下炕去,口中喊道:“哪里来的妖怪!!”

刘氏摔了个仰八叉,肥硕的屁股砸在地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她痛得尖叫起来,可张开嘴巴以后,依然是一片寂寥!

顾乔揉了揉眼睛,终于认出刘氏来。他眼中闪过一丝嫌弃,不情愿地下了炕,用尽全身力气,把婆娘重新扶回炕上,埋怨地道:“你半夜去偷人鸡了?怎么被打成这个模样?”

刘氏又试了几次,依然不能发出声音来,急得汗都出来了。她指了指嗓子,用口型说道:“我不能说话了!我哑了!!”

顾乔好容易才辨别出她要表达的意思,皱起眉头道:“怎么突然哑了?你昨天在山上没乱吃东西吧?没听说山上有野果子能把人毒哑的!”

刘氏拼命地摇头,急得眼泪流了满脸。

顾乔看到自家婆娘眼睛上的两坨眼屎,再加上肿胀的大饼脸,不忍直视地转开了视线。当初如果不是那姓苗的,他怎么可能如此穷困潦倒,窝在这穷乡僻壤中,二婚沦落到娶了这么个粗鄙的丑婆娘?

艰难的生活,磨灭了他对前妻苗氏的所有情感,连带着对两个孩子也极不待见,尤其是顾叶儿那臭丫头!!

“你等着,我去把吴大夫请来给你看看!”顾乔穿好衣裳,推开门慢悠悠地走了出去。对在厨房忙碌的顾夜,连个眼神都没给。

村里唯一的大夫吴当归,来到顾家一阵望闻问切之后,纳罕地摇头道:“奇怪,脉象上看不出丝毫异状,喉咙也不见红肿……怎么会说不出话呢?”

刘氏焦急地瞪着眼睛:到底谁是大夫?你问老娘,老娘问谁?

顾乔平日里虽嫌刘氏闹腾,可也不想自家婆娘成为哑巴,关心地问了句:“吴大夫,你看我婆娘的病,有办法治吗?”

以往的事让吴当归引以为戒,对于他没有接触过的疑难病灶,他不再像年轻时候那样逞强。闻言,他摇摇头道:“恕我孤陋寡闻,从未见过这样的病症。我看,你们还是到镇上找济民堂的大夫看看吧!”

说着,他摇摇头,拎起药箱转身离去。

刘氏跟顾乔对视了一眼,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焦急和担忧。

顾乔想了想,道:“现在正是捡山货的最佳时间。如果错过了,咱们明年就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。依我看……你只是不能说话了,又不影响干活,等过了这段日子,你的喉咙还不好的话,再去镇上找大夫看。你看行不行?”

刘氏纠结了好大一会儿,才无可奈何地点点头。夫妇俩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很纳闷刘氏脸上的伤和嗓子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“吃饭了!”当顾夜的声音,在院子里响起的时候。刘氏从炕上下来,脚踝上的微微疼痛,让她想起了昨天那死丫头说得话!

举头三尺有神明,难道她昨日的摔伤,是神明给她的警告,今日成了哑巴,是她对神灵不敬的惩罚?想到这儿,她骤然间打了个寒噤,双手合十,冲着四方神灵拜了起来。

顾乔看到她神神叨叨的样子,心中的不耐更盛,再也懒得管她,径直出了房屋,在院中一块当做桌子的石头旁坐下。

看小说就来寒趣阁网 https://m.hbtajn.com
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