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农园医锦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章 煮饭也没那么难(第1/2页)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
    m.hbtajn.com

金秋时节,漫山尽染,一抹朝霞,把秋叶浸染得更加的绚烂,在小院中洒下满地金黄。

一个仿佛破锣般尖利刺耳的嗓音,打破了小院的宁静:“别躺在床上挺尸了,好吃好喝地伺候了你几天,还真当自己是大小姐了!家里都忙成什么样了,还硬赖在床上躲懒!死了没有?没死就起来做饭!”

顾夜缓缓地睁开眼睛,连气都懒得叹了。她坐起来开始穿衣服,自打她被族人从山上捡回来,已经过去五天了。这几日,她每天都是在刘氏叫骂声中醒来。那婆娘的确让人有想把她毒哑的冲动。

在床上躺了五天,温养药水喝着,营养餐吃着,顾夜的身体在渐渐恢复中,虽然依然瘦得吓人,精神却一天比一天好,也有了些力气。

见顾夜听话地出了屋,刘氏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:“猪草已经打回来了,一会把猪给喂了。饭做好以后,记得送到地里去,不要偷懒!”

说完,她又狠狠地瞪了顾夜一眼,扛着镢头出了门。此时正值忙碌的抢收时节,村里能下地的都在田里忙活着。往年原主也是参加秋收的主要劳力之一,今年托这具破败身子的福,只需在家做做家务就行。

顾夜慢腾腾地从空间中取了牙刷牙膏,刷了牙洗了脸,又把枯黄的头发梳成两个麻花辫儿垂在肩头。在院子里伸伸胳膊踢踢腿儿,做了一套强身操,然后一步三晃地进了厨房。

厨房收拾得倒挺干净,案板上放着中午要做的食材和粮食。为了有力气秋收,家里从一天两顿增加到三顿。当然,她这个不能下地帮忙的“废物”,早餐的权利直接被剥夺了。

这时候家家的伙食都有所提升,一天至少能吃上一顿荤腥,保证有体力熬过秋收。厨房的案上,一块发黑的腊肉切了七八片,一把豆角、两个茄子,粗面加细面也舀出了一碗……这是一家六口人午饭的所有食材。

顾夜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,不想再以没滋没味的营养液为食了。她搬了凳子,从房梁上吊着篮子中取了小半碗白面,又翻出刘氏藏起的瓦罐,从里面拿了一个鸡蛋。再加上几片菠菜,给自己做了一碗香喷喷的鸡蛋疙瘩汤,热乎乎地喝了一肚子。

好在原主做饭的手艺勉强过关,要知道前世的她,可是连煮粥都能把厨房给烧了的。

后院喂了两头猪,和六只母鸡。投喂了这些家禽家畜后,顾夜开始张罗午饭。一个灶煮粥,一个灶上豆角茄子炖肉,锅沿上面还贴了饼子——原主一向都是这么做饭的。

从空间中搜到一些调料,于是平时的白煮菜里,加了一些五香粉和鸡精,虽然不知道分量加的对不对,但总比白水炖菜好的很多。从腌菜缸里捞了一碗咸菜切碎了,就着锅又炒了个咸菜,总算完成了做饭的任务。

看这卖相不咋地的饭菜,顾叶心中却涌上了一股成就感——这可是她第一次独立完成的饭菜,而且厨房依然健在哦!该让那个臭冰块儿看看她的杰作,还敢说她是烹饪白痴不?

顾夜的得意笑容渐渐淡去,她想起自己前世被兽群吞没的瞬间,听到的熟悉的呼喊声,以及最后一瞥中那张悲戚而又绝望的俊脸。原来他那张冰块脸也有其他的表情啊!

“妹妹,”顾茗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,“你身子还没好,快回去躺着吧,家里的活我来做……你已经把饭做好了?累不累?有没有哪不舒服?”

顾夜回头冲他笑了笑道:“哥,我哪有那么脆弱?吴大夫也说了,让我起来适当地活动活动,这样对身体有好处。来,尝尝我做的菜怎么样?”她一脸求表扬的神情。

顾茗张嘴接住了送到嘴边的茄块,细细地嚼了嚼,眼睛一亮,毫不吝惜夸赞的词汇:“还是妹妹做的饭好吃,那坏婆娘做的跟你比起来简直就跟猪食一样!”自从那件事后,顾茗就不肯再称刘氏“娘”了。

顾夜咯咯地笑起来,调皮的冲他眨眨眼睛:“哥,你这么说可是把咱们俩一块给骂进去了呢。”

顾茗先是一愣,也跟着笑了起来。妹妹大病了一场后,性子变得开朗活泼了许多,不像以往那样,有个风吹草动就吓得脸色苍白,浑身发抖,只想躲起来。为了守护妹妹的笑容,他一定要坚强,绝不对刘氏妥协。

顾茗帮着妹妹把饭菜放在篮子里,拎着往田里走去。顾夜慢腾腾地跟在他的身后,本来顾夜是要帮忙抬着的,被哥哥坚决地拒绝了。看着走在前面,有些吃力地拎着饭菜的顾茗,顾夜的心中暖暖的——有个会照顾人的哥哥,挺好!

“小叶,给你爹送饭来了?”

看小说就来寒趣阁网 https://m.hbtajn.com
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