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农园医锦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逝(下)(第1/2页)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
    m.hbtajn.com

父亲是习武之人,又有母亲的药剂调养,九十多岁了,腰背依然挺直,声音仍旧洪亮。不少人都说,父亲这精神头,肯定能活过一百岁……

可没想到一切来得这么突然。在他心中,大山一样的父亲,竟然突然传出病危的消息。

凌启轩努力把眼中的泪水憋回去,他急匆匆地进到里屋。屋内挤满了人,母亲坐在小凳子上,依偎在床边,紧紧地握着父亲的手。大哥、二哥和小妹,围在他们的周围。

凌启轩压低了声音,问道:“大哥,爹怎么样了?”

“嘘——你们父亲睡了。要是吵醒他,小心他拿大棒子把你们一个个都打出去!行了,都别杵在这儿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!”顾夜看着风尘仆仆的三儿子,揉了揉酸涩的眼睛,冲他们摆了摆手。

已过八十的顾夜,看上去就像五六十岁一样。因为保养得当,头发白得不多,脸上的皮肤雪白细嫩,皱纹都没有几根,更看不到老年斑什么的。依然是一位漂亮优雅的小老太太。

凌启轩的大哥凌启钧,冲他使了个眼色:“走,别吵着父亲了。咱们出去说去!”

兄妹四人从里间退出来,让各自的儿女先散了吧。凌启钧叹了口气,道:“太医来看过了,说是老病!以母亲的医术和制药术,再严重的病,也能拖上几年。可老病不是病,那是命!父亲……可能撑不过这几日了!”

凌启钧回头看了一眼抹眼泪的小妹,对她道:“你这几日陪着母亲睡。她年岁也不小了,身子又弱,父亲要是没了,我怕她熬不过去……”

凌小妹点点头,竭力压制着自己的哭声。出嫁时,父亲曾说他是她永远的靠山。在她心中,父亲是座永远不坍塌的大山,无论什么困难他都能扛得住。可今日,这靠山崩塌了,她快要成为没父亲的孩子了……泪水止不住顺着面颊往下流淌,怎么都擦不完!

顾夜静静地看着她的尘哥哥,虽然头发已经全白,虽然脸上的皮肤不再平滑,虽然他眼窝深陷面色惨白,可在她的心中,他永远是那个初见时让她惊艳,不时捧着他的脸犯花痴的花样美男子。

床上的人动了动,她赶紧擦去眼泪,露出一抹笑容:“尘哥哥,你醒了?渴不渴?要不要喝口蜂蜜水?”

凌绝尘缓缓睁开眼睛,漂亮的琥珀色眼眸中被哀伤填满:“本来,我还期盼着,能多活几年,死在你后面呢。看来,不能如愿了!”

顾夜冲他翻了个白眼:“你就这么盼着我早死?”

“因为,我宁愿承受离别和悲伤的那个人是我!”凌绝尘握住了她的手,眼中渐渐湿润。

“尘哥哥,咱们约定过,无论谁先死,都要在奈何桥畔等着对方。我这辈子救了那么多的人,做了那么多慈善,积累的福气,一定可以让我们来世还在一起!尘哥哥,到时候,你一定还要像这一世一样宠着我!”眼泪顺着顾夜的脸颊流下来,她却保持着微笑,任凭泪水奔流。

凌绝尘艰难地抬起手来,为她擦去腮边的泪水,缓缓地许下诺言:“好!我们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。我会一直把你捧在手心!我先走一步,帮你去黄泉探探路。你别急,等我在下边把路蹚平了,再来接你。你要好好的,不要生病。那些臭小子们照顾人,哪有我细心?要是臭小子们不孝顺,你就搬到别院去,那儿环境好,又是你住惯了的……”

凌绝尘絮絮叨叨,有千般不舍,有万般不放心——他的小姑娘,没有他在身边,可怎么习惯得了?

“嗯,我都听你的!你别说这么多话,歇会儿慢慢说!”顾夜为他把了脉,神色微微一暗。她知道,这是回光返照,这口气儿泄了,人就不在了。

“好,咱们以后慢慢说……”凌绝尘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,呼吸越来越缓慢,“咱们下辈子慢慢说……”

顾夜见尘哥哥缓缓地闭上眼睛,心中骤然一空。她缓缓地爬上床,跟他并排躺在一起,轻轻地道:“是的,下辈子我们有一生的时间,慢慢……陪你……说……”

她无名指上,一朵红莲闪烁了一下,又消失无踪……

“老夫人,给老太爷喂药的时间到了……”

看小说就来寒趣阁网 https://m.hbtajn.com
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