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都市之无上天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925章 是非功过,凭后人说(第1/2页)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
    m.hbtajn.com

桃夭夭赶紧整理情绪,转过身,跟着秦云轩朝那边看去,

“过去吧。”

秦云轩道,然后迈步向前。

“哦。”

桃夭夭应了一声,刚才的羞赧恼怒全部消失不见,乖乖跟上。

轿车停下。

“姐。”

秦云轩冲着下车的女子喊了一声。

虽然这是自己的亲人,但桃夭夭此时的感觉和那些追星族见到自己的偶像差不多,压抑住激动的心情,她刚打算打招呼,可是随后跟着下来的一个男人,让她的神情瞬间凝固。

看着那个男人,傲然如秦云轩,眼中都不由自主的浮现难以掩饰的敬佩,他沉默了下,然后笑着喊了声:“姐夫。”

对方点头一笑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秦羽衣似乎并不知道秦云轩在这里等候。

也足以推断刚才秦云轩对桃夭夭的说辞纯粹是胡说八道。

“我来金陵和桃叔商量点事,正巧夭夭说要上山,所以我来陪陪她。”

原来把桃夭夭喊来的作用在这里,被秦云轩当成了挡箭牌。

而此时的桃夭夭神思恍惚,哪里顾得上解释。

几道目光立即聚集在她身上。

“丫头,好久不见。”

李浮图主动开了口,笑容温和。

“夭夭。”

见这丫头还在发呆,秦云轩不禁轻轻推了她一下。

“浮、浮、浮图哥……”

桃夭夭回神,局促又紧张,双手情不自禁攥成拳,一个灵气窈窕的姑娘硬生生变成了一个结巴。

“怎么,不认识了我吗?”

李浮图调侃,他可是还记得第一次和这丫头见面,她和自己抢房间的霸道模样。

桃夭夭立即摇头,然后看向秦羽衣又喊了声:“姐。”

打过招呼,四人上山。

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

过往都是踏春出游的行人,谈笑风生,可他们一行的气氛却似乎比较严肃。

“丫头,结婚没?”

李浮图看向跟在后面的桃夭夭。

其实现在这么称呼,已经不太合适了,对方如今已经彻底长大,俨然是一位成熟女子了。

桃夭夭摇头,乖巧却也似乎生疏了很多。

“我刚才就和她说过了,再不结婚,就要成大龄剩女了,眼光也不要太高,金陵有几个人,我就觉得不错。”

秦云轩接话。

桃夭夭立即暗暗瞪了他一眼。

“婚姻是一辈子的事,也不用那么着急,每个人的姻缘是天生注定的,只不过缘分未到而已。”

秦羽衣轻声道:“夭夭,别听你哥的,姐支持你。”

声音虽然不大,可是她的话在秦家可是有举足轻重的分量。

“谢谢姐!”

桃夭夭立即道,与此同时冲秦云轩做了个鬼脸。

秦云轩苦笑。

有大姐的支持,这丫头恐怕有恃无恐,更加不会想着结婚的事了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山门口,栖霞寺主持似乎提前知道今日有贵客登山,亲自在山门前迎接。

以往对佛门不屑一顾的秦云轩神情也变得庄重起来。

“劳驾大师了。”

“李施主言重了。”

主持方丈双手合十,转身道:“请。”

桃夭夭小声喊了句:“师父。”

几人跨入山门,没有去香客云集的大雄宝殿,在方丈的带领下沿着偏僻小路,来到了寺院深处一方小院内。

桃夭夭诧异的发现,栖霞寺内居然还有这么一处苗圃,只是看上去,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人打理过了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主持方丈又默念了一声佛号。

“哥,那里面有人住吗?”

桃夭夭拽了拽秦云轩的衣角,好奇的望着苗圃内的寒酸草屋。

秦云轩点头。

“有。”

“谁啊?”

桃夭夭问道,她从小就拜主持方丈为师,对栖霞寺异常熟悉,可是这个地方,她还是第一次来,甚至之前都没有听说过。

秦云轩眼神复杂,回想起自己曾经的无礼与放肆,生平第一次产生惭愧以及悔恨的情绪。

“一个……圣人。”

他如此回应。

……

“姐,姐夫呢?”

去给佛祖上了人生第一次香,从大殿出来后,秦云轩却发现不见了李浮图的身影。

“他下山了,有点事需要处理。”

看小说就来寒趣阁网 https://m.hbtajn.com
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